首页 新闻频道 太姥山下

我的雨中绿植

2021-07-19 09:51 杨秀芳

春末的雨不比先前温柔了。

雨逐渐长气势了也好,至少我养在楼顶阳台上的两大缸荷花,它们不用我辛劳提水,便能悠游自在地泡在满缸的雨水里,舒舒服服地做着开花的美梦。

当然,受益雨水的何止它们。紫提子的藤蔓又比去年伸长了好几米,开出苔花般细细密密的小白花。尽管供它生长的大花盆装了满满的土,但囚囿于盆中,上虽可接天空之气,根却无法自由四处伸延,不免有人为约束之嫌。要是肥料再接济不上,它想开很多花结很多果的理想,终究难以实现。

去年,三岁的紫提子初次花开,也许不谙生存环境受制,使出浑身之力开出满架花儿结出满架果儿,可惜营养尽释后劲不足,到头来小小果子便停止生长走向成熟。像旧时年幼的女孩当上了小母亲,让人心生怜悯。今年有了繁衍后代的经验,它又显得那么低调,感觉没开多少花。几日雨后,待我近前拨开落满密密雨珠的叶片,惊现已育成几串绿玛瑙似的果实。果实虽寥寥无几,但受了雨水娇宠,个个饱满有神。

百香果也有紫提子类似的经历,它满两岁时开花。那年,它年少青葱,仿佛浑身充满蓬勃的力量。它兴致盎然地开,一朵接一朵,那么妖艳多姿顾盼生辉,足以使人久久凝视不舍离去。它不失时机地育果,一个接一个,形成花果同现的美丽情景。可惜,花开的香,招惹不少虫害,以致果实初具雏形,全部千疮百孔直至凋落。

我没有保护它们的经验,只能眼睁睁干着急。可是,有什么办法呢?这不正应了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”“物竞天择”的自然法则吗?只是心疼怜惜它们被虫蚁叮咬时,没有牙齿以牙还牙,也没有一巴掌拍死来犯者的大手,逆来顺受真是命运弄人的悲哀。

兴许我想多了。此刻,雨滴在它光滑的枝叶上兴奋地翻滚,它今年开出的第一朵花,带露含羞地藏在最宽大叶片的下方。叶片像一个大手掌,朝天威武地举着,这架势谁敢来犯?呵,都学会自我保护了。

说实话,许多昆虫同植物必须要通过侵占的方式,达成相互生存的圆满。前不久,四岁的小青柑开花了,矮矮的个头,身上缀满雪白的蓓蕾,阳光爱抚暖风吹拂,它们齐刷刷开放,谁说花香不醉人?反正我的心跳和呼吸非常急促。此时,嗅觉敏锐的蜜蜂和蝴蝶绝不缺席,它们成群结队蜂拥而至忙采花蜜。我可爱的小青柑花呀,将要孕育青柑宝宝啦!

花开有期。这几天的雨,将白嫩嫩的花瓣逐渐“锈蚀”直到脱落,渐而露出一个个翠嫩水灵灵的小脑袋。去年亦是如此,花朵繁茂,果实累累,都怪那场暴雨摧残,枝上果实所剩无几。家人说如此不经自然考验的果实,被淘汰是必然之事,有何伤感的呢?只是这种淘汰来的让我措手不及,半个月后,枝头留下独子一粒。我倍加小心呵护,恐有闪失,不料邻居小孩眼尖,小手一挥落入掌心。一场闹闹热热的花事和挤挤挨挨的枝上果,无非云烟拂过世界。在雨中,在有些猛烈的雨中,我暗自祈祷:留些果实挂在枝头吧,哪怕三五颗也好。

好在植物有来生,花谢花会再开,果落果会再结。

说起结果,我怀疑那棵五岁的猕猴桃是公的。每年春天枝繁叶茂,你看,披一身雨装昂然向上的模样,多么富有精气神哪。可它就是不愿意在我眼巴巴地期待中开花。朋友说,猕猴桃得两株果苗种一块方能结果,想必是孤单的缘故吧。想起母亲十五年前在老屋门前种了棵猕猴桃,到了开花时节可谓是花团锦簇,只是花谢后不再有结果的尾声。遂打电话向母亲询问,她告诉我前年将猕猴桃挪至后院,为它堆了几担农家肥,去年结果了,而且果实不是一般的多。

可见,充足的营养是生命体良好完成生长过程的必需品,否则雨水再充足也难以达到开花结果的能量。

我是主管这几种植物命运的人,它们把生命交由我,我没能力给予它们施展的天地,我的外力援助显得力不从心,深感惶惑愧疚。

责任编辑:陈淑琴



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w88最新版本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

w88最新版本 版权所有,未经w88最新版本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3512014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309374

广告联系:0593-2831322 职业道德监督,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:0593-2876799

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: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北路15号闽东日报社三楼

闽ICP备09016467号-17 网络举报监督专区

Baidu